北京华美超群团购网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专版月饼 >

强监管守底线 “穿透”剑指套利 金融业发展创新加速回归本源


加入时间:2017-07-17 12:03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中心提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业内人士认为,回归根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等四个原则的确立,有利于稳定市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开,业内人士认为,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等四个原则的确立,有利于稳定市场对金融未来改革发展的预期,有利于厘清金融创新微风险累积之间的边界。同时,在金融混业大趋势下,金融监管部门将依照“本质重于形式”的原则鉴别业务实质,依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力促金融监管和风险排查跟上金融创新的步调,防止因监管规则不统一而形成套利空间。

强化监管原则确立

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要坚持从我国国情动身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威望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

不难发现,防备系统性金融危险还是当前金融工作的底线,强化监管原则也已确立。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平安研究中心主任杨东以为,强化监管首先要建立“穿透式”监管理念,穿透所有金融风险,这一监管理念也得到了政策上的认可,如我国互联网专项整治计划屡次明白提出了“穿透式”监管的概念,确立了穿透式监管理念。以资产治理产品为例,其存在着产品规矩不统一、层层嵌套;没有严格遵守投资者恰当性原则,许多投资者的风险承受才能与投资方向不匹配;数据和投向不清楚等风险点,对此各个监管当局应当保持穿透性的监管原则,穿透到最终的投资者、穿透到终极应用资金的产品。

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未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作用是从更高层面统筹和协调金融监管。在金融创新不断发展的情形下,过去在监管中会涌现空缺和盲点,以及穿插和重叠,甚至还会发生一些矛盾。未来监管会有更多的统一性,克服原先的短板。就资管产品的统一监管而言,会从金融机构的市场行为入手。不仅规范行为,还包括对于如何能够为实体经济带来更好支撑,带来更好效率等方面进行监管。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认为,金融监管需要练就“火眼金睛”,及时有效辨认和化解风险、整治金融乱象,这意味着未来所有的金融业务都会按照统一标准来考量。对相同的金融领域,不同的监管能做到保障公平竞争。

在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剖析师李少君看来,未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作为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机构,将统筹“一行三会”,增强金融监管协调、强化监管问责机制。有效解决当前监管协调力度较弱,跨范畴金融监管标准不统一,存在规则摩擦或监管真空等问题。

监管“跟上”创新步伐

一直以来,金融监管如何在风险与创新中获得均衡,受到业界、学界的探讨。近年来,部分机构和业务的适度创新、无序发展所导致的脱实向虚、资金空转、杠杆率高企等问题也饱受诟病,这在一定水平上导致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回升。

海通证券(600837)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液,纵观各国历次重大的金融危机,都源于金融发展过度,超过了实体经济的需要。而本次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指出金融要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决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加强金融监管协调,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意味着短期内货币政策难再宽松,资产泡沫将受到抑制,金融发展将回归实体经济本源。

九州证券寰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直言,此次会议确认监管模式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首次在如斯高规格的层面对监管模式的转变进行确认,这是监管模式的重大转变。“功能监管、行为监管”意味着,“一行三会”的监管对象必然将呈现交叉,因为金融机构确切已经“混业经营”。这意味着“监管真空”、“监管套利”等一直存在的监管问题有可能得到根本改善。

邓海清表现,高杠杆率的来源并不是金融体系,而是在于“僵尸企业”、处所政府等软约束主体。此次强调“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高杠杆率问题有望从基本上得到解决。

在杨东看来,根据业务功能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规则,金融监管和风险排查需要跟上金融创新的速率和步伐。对于监管者而言,不遵守市场导向的监管办法必定导致行业无序创新、躲避现有监管法令,轻易引发风险。反之,如果监管机构可能正视市场的公道需求,及时征求行业的意见,顺应市场变化出台监管框架,就能将创新引向规范。

杨东认为,金融监管必需“粗”、“细”联合。一方面适应市场的需求和发展搭建整体的监管框架,让机构在框架内可以公正竞争、有序创新;另一方面则需加强差别化的分类监管,用更专业、细腻的办法监管更详细的行业。值得注意的是,强化监管还必须施展监管科技的作用,利用监管科技守护金融保险。在大数据、区块链、云盘算等科技发展的基本上,应当树立起金融会规、场景依托和技巧驱动三位一体的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突出监管科技在金融监管中的重要作用,从而对金融监管进行重构。

改良间接融资结构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1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36万亿元。从构造来看,属于间接融资的银行贷款仍是最主要渠道,占比达73.5%。

会议提出,要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维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要改善间接融资结构,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表示,本次会议明确直接融资的重要性,这意味着我国将坚持鼎力发展股票市场和公司债市场。银行信贷间接融资体系面对影子银行的严重烦扰,利率市场化的效果有待进步,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迟迟未能显著下降。因此,本次会议再度提及大力发展直接融资,通过股票市场的建设来降低股东权利融资成本,通过公司债市场的发展来下降债务成本,这是服务实体经济的详细举动。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认为,斟酌到目前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发展的阶段和特点,中央依然采用激励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并举的发展策略,在直接融资层面更多是希望通过创新来提升增量;而在间接融资层面更多是存量调整,在国有大行推进本身战略转型的同时,希望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发挥更大的作用来晋升银行系统的市场化程度。

安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指出,在间接融资占主导的金融体系下,银行更愿意服务国企央企客户。因此,为了支持小微企业、“三农”和精准脱贫等经济社会发展软弱环节,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就必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推动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对于国有金融机构,未来应进一步发展中间业务,加快与互联网机构的融合,增强自身竞争力。

谈及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连平称,银行正在推进体制、机制、业务、人力资源、财务和本钱等方面的转型。但战略转型最重要的仍是业务转型。业务要从从前的粗放式经营模式转为精细化、集约型的业务模式,未来更多朝着低资本占用和轻资产等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未来要更多地发展跟收费有关的服务。好比为客户供给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包含融资、咨询、财务管理等方面。同时,业务转型也需要体系、机制作为支撑,假如内部体制和机制依然比较僵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业务转型恐怕也会因此受到妨碍。


上一篇: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协调监管

下一篇:没有了


公司资讯

强监管守底线 “穿透”剑指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
名创优品成金兰:没有强大的
不忘绿色税制“初心” 环保
2017
辽宁省质监局抽检20批次电缆
农业部:7月棉花供需形势分
厦门钨业:被低估的钨钼稀土
环保突查停产!pta涨势如虹
塑料行业关系网越来越大 新
糟糕!5月中国棉纺织行业景
上半年江苏南通港进口煤炭量
金川国际6月钴产量460吨
张春贤调研中信重工开诚智能
全球股市估值已过高 众多机
真实的中国再生塑料产业,你
中国纺织行业质量管理工作稳
纺织业最小“分子”散发质变
土壤修复产业掣肘仍存 或可
财政部税务总局发文:建筑业


京ICP备09015946号-1